博客网 >

喜闻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期刊专业委员会29家会员期刊“为端正学风,营造学术研究与交流的良好氛围”[1]200810月联名发出对今后发生的“一稿多投”现象及有关作者的应对以及处理通告,真是可喜可贺、大快人心。这不仅反映了教育技术界掌控学术舆论的媒体实权派下定决心遏制教育技术界学术失范现象、打击学术不端行为的决心,同时也是学术质量管理史上的一大突破与创新。相信不久的将来,教育技术学术界也许会出现学术界未有之“良好学术风气”。

作为保障学术质量、规范学术道德的一大“创新措施”[2],教育技术界这一严打学术不端行为的期刊联盟,似乎有点20世纪初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向垄断资本主义经济转变之际出现的“经济托拉斯”的味道,暂且允许笔者称本次学术期刊联盟为“学术托拉斯”。与经济托拉斯阻碍竞争的负面作用不同,这一学术“托拉斯”无疑有利于端正的学术风气、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笔者也相信重拳之下教育技术界的作者们,特别是学术不端者一定会引以为戒。

然而,回顾近年来,我们学术界的不良之风,又岂只是学者们单方面的责任,学术托拉斯作为当前学术界“不发表即毁灭”游戏规则的主导者和掌控论文生杀大权的绝对实权派就没有一点责任吗?换言之,专业学术期刊,特别是那些荣膺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或南京大学“CSSCI”来源,在高校教师职称评定、课题申请、研究生学位获得中举足轻重的专业期刊[3]与论文作者之间的权利与责任是平等的吗?仅考察一下当前收取高额版面费的“中文核心期刊”、CSSCI来源期刊的数量也许我们就能管窥这种所谓的优良“学术风气”。

“版面费”这一学术怪胎的产生有着其深刻的历史渊源。当前特有的科研评价机制催生了这样一个学界“怪胎”,同时也成为学术界默许的潜规则之一。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学术怪胎,而且渗透在学者们科研生活的方方面面,但都感觉无能为力。面对掌握着绝对权力的学术托拉斯,除了默默地忍耐、遵守,学者、论文作者怕是难以获得平等对话的机会。

试问版面费的合法性何在?作为一种现实存在,它的法律、道德基础在哪里?

版面费的存在是不正常的,它既不符合学术规则,又不符合商业规则,所以笔者称其为学界怪胎,然而它却能“可持续发展”到今天,且发育良好,还能不断恶性扩散、膨胀,确实令人颤栗!而且,更可怕的是“版面费”这一学术怪胎的魔掌所覆盖的学术期刊数量与水平也在急剧增长,从最初的那些所谓的低水平期刊开始侵染到许多学界引以为傲的中文核心期刊和CSSCI来源期刊了。能够恪守最后一篇学术净土、不收取任何版面费的专业期刊更是少之有少了,更不用说还有那几家期刊发表学术论文是有稿费的。另一方面,版面费的额度也呈指数级增长,从最初的四五百,到七八百,甚至上千块,难以尽述。杂志社俨然要与商界传奇一比高下:谁说学术界不能一本万利?如果要说版面费这一旷世怪胎的作用的话,首当其冲的或许当数其证伪了“只有企业才能盈利”的这一传统论断。按照这一趋势发展下去,我们“端正的学风”或许会“绵延永续”,且能“不断超越”。试想一下,学术期刊作为学者发表、传播科研成果、交流学术的权威媒介一旦受到致命病毒的侵染,其后果会怎样?也许不仅仅是一个病毒、一个怪胎,而会渐渐演变为一颗恶性毒瘤,如果不加及时治疗,将会危机整个学术机体,甚至导致整个学术生命的终结。

我们打击“学术不端”可以联名声讨,在正义的旗号下,将杂志社、编辑的部分职责转嫁给了读者、作者,是一种不错的尝试,至少其维护学风的初衷是好的。然而,对于版面费的问题,我们许多期刊从来就是讳莫如深、语焉不详,而在实际操作当中“一分也不能少”!如果版面费属于合法费用的话,学术期刊托拉斯完全可以发布一个联名通告或告广大学者书,声明由于经费、销量等原因,需向各位作者收取版面费,我想只要合情合理,作者们会同意的。然而,却显有这样的通告。物价局可以对商品的价格,乃至大学的学费、住宿加以核定,消费者还有一个消费者权益保障协会,如果合情、合法,学术期刊的版面费为何不能由物价局去核准呢?另一方面,学术期刊为了遏制学术失范事件的发生,同时也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受损害,可以联名公告,而当某些作者的论文未经本人许可被某些期刊擅自发表,致使其陷入“一高多投”的尴尬境地,其权益又有谁来捍卫呢?显然,从这个意义上讲,学者,特别是那些刚出道的或有志于从事学术科研的人是无力同学术界这些媒体实权派、期刊托拉斯相抗衡。他们除了默默地遵守潜规则,别无他法。

这就造成了一个学术强权之下的双重学术盘剥现象。一位学者历尽辛劳,完成一篇凝结其智慧劳动的学术论文,却在发表时还面临高额版面费,如何是好?劳有所获本应是普世法则,但在学术界知识分子却“劳而倒贴”,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况且,从现实层面来讲,即使版面费的存在合情、合法,对于论文作者,特别是那些尚处于学术生涯起步阶段的研究生而言,高额的版面费更有着不可承受之重。他们没有工作、没有可以填补版面费缺口的经费,他们该怎么办?他们能怎么办?当他们收到核心期刊的录用通知时,他们欣喜若狂、激动不已;然而当他们展开那封有着特别意涵的录用通知,面对上千元的版面费时,他们却犹豫了、惶恐了,他们不知所措!无奈啊,这就是他们梦想步入的学术潜规则,年轻的准学者们不得不在罅缝中寻求生存,要么屈从于这些近乎残暴的潜规则,要么寻找那些尚有一丝净土的学术期刊发表其成果。长此以往,这种不良风气则会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浸淫、沿袭,当年轻学者执掌学界的时候,数十年的浸蚀,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于认为版面费都是理所当然,并将这一“传统”继续延续下去。或许,他们已经忘却自己年轻时候面对高额版面费的无奈与痛苦。毕竟,那都已成为过去,现在他们掌握了学术话语权,没有期刊敢向他们深处“乞怜”之手的。如此一来,版面费对于学术界之毒害将会存万年而不朽,叹哉!而其对一代一代青年才俊之侵蚀、毒害,甚至于扼杀,难以尽数!

试想,如此条件之下,我们何谈优良学术传统的继承?何谈良好学术氛围的营造与超越?悲乎!那些收取高额版面费的核心、CSSCI来源的学术期刊可否再盈利的同时考虑一下本学科、本专业下一代学者的培养?能否为他们营造一个稍微“宽松”的环境?所谓“宽松”的学术环境,并不是要降低论文成果的学术标准,只是希望给年轻学者们提供一个比较公平、公正的发表出口。一本中文核心期刊或CSSCI如果对于所有论文都收取高额版面费,那么对于那些拥有才华、富有激情和创造性、有志于学术科研事业、又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的年轻的准学者来讲,无疑是当头棒喝!他们也只能视学术为“曲高和寡”、望而却步了。

在“版面费”这一怪胎大行其是的今天,即使它存在合法,我们不能从根本上取缔,为什么不能创新一种有助于培养年轻一代学者(特别是研究生)的论文发表规则呢?一本权威专业期刊能否在每一期留出几篇论文的篇幅(名额)不收版面费?哪怕只有一本期刊的1/5版面、哪怕对这几篇论文质量的要求更高一些,想必都有利于年轻一代学者的培养与提高的。然而,我们的学术期刊,特别是那些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专业期刊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它们的运作理念与学术渐行渐远,却与商人、市场越走越近;它们的学术色彩在一点一点淡化,而商业气息却在日渐浓厚。这一点,看一看某些学术期刊色彩绚烂的广告扉页、夹页就可窥一斑。这些难道就代表我们的学术未来吗?毕竟学术期刊(Journal)不是生活杂志(Magazine),它的生存之道不在于赚取多少广告费,而在于不断提升学术水准,赢得良好的学术声誉;它的价值不在于宣传科普知识,而在于传播高深学术,促进科学进步。

如果说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期刊为了求生存“不得不”向已经付出大量智慧劳动的作者们伸出名为“版面费”的“乞怜之手”的话,那我们那些具有良好学术声誉的中文核心期刊和CSSCI期刊要价不菲的版面费又做何解释?难道是这些学术期刊的销路不好?粗略估算一下,这些期刊应该是全国数千所高校图书馆的必订期刊,也是高校之中相关院系资料室以及学者经常订阅的期刊,还不算这些期刊相关专业个人订阅的数量,如果按照10/册(一般是月刊)计算,其利润会少吗?当然,除去印刷费、评审费(评审委员是否需要付费,笔者尚不清楚)等开支。而且,一般而言,国内许多学术期刊杂志社的专业工作人员并不庞大,许多都在十人左右的规模,而且很多社长、主编、编辑同时又是高校科研机构的在编工作人员,杂志社俨然成了他们的兼职单位。如此情况之下,那些中文核心期刊和CSSCI来源期刊难道会经济拮据、难以维系?似乎难以令人信服。即使确实办刊经费困难,每位作者上千元的版面费是不是太不靠谱了?

学术托拉斯有助于遏制学术失范,打击学术不端行为,然而发人深省的是当前学术期刊与学者们,特别是那些资历尚欠、尚未出道的年轻准学者的不平等关系并不利于学术事业的继承与发展,甚至会严重阻碍学术繁荣、科学进步。如果没有学术期刊面前的合法与公正,希求真正的良好学风与学术繁荣怕只会流于空谈、永无企及之日。



[1] 引自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期刊专业委员会关于“一稿多投”的声明。

[2] 创新与否,笔者尚未进一步考证。

[3] 作者在此仅指社会科学类学术期刊。

<< 西南联大三绝碑:历史眼界与寰宇气... / 当借口成为一种习惯……What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hinwe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