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虽然开学已近两个月,但直到最近才听龚放教授第一次讲课。尽管去年的时候曾听过龚老师一次课,但感觉已经全然不同了。本节课,龚老师讲现代大学的社会责任,主要围绕自己的一些研究论文展开,内容比较丰富。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现代大学应当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而且这种责任具有“有限性”和“有序性”特点。然后则是现代大学应该承担什么社会责任的问题。龚教授认为现代大学承担着培养人才、研究科学和服务社会等社会责任。那么,现代大学的这些责任同它的三大职能(教学、科研、社会服务)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呢?难道只是一种同意反复吗?确实,从“职能”与“责任”的本义来看,职能与责任似乎相辅相成的,即有什么样的职能就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二者之间的不同可能主要体现在“职能”强调一定的客体性,即把大学作为一个客体对象加以看待:大学具有怎样的职能。而“责任”则更多地强调大学应当对社会承担怎样的责任,往往隐含着人们以及社会对于大学应有责任的某种期望,体现了大学的主体性。当然,如果“职能”本身不仅有“功能、作用”之意,还隐含着“职责、责任”之意,那么关于现代大学的社会责任的讨论就不能仅仅停留在宏观探讨它的三大传统职能,而应进一步深化、细化为更具体的责任,比如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研究什么样的问题或者开展哪些社会服务才是适当的、“不即不离”的。否则,有关现代大学社会责任的讨论则无法深入。

其次,大学职能在人类历史上几经变迁,从中世纪“修道院式”大学的人才培养职能,到德国的“象牙塔”大学的教学与科研双重职能,再到美国形成了大学第三职能——社会服务,先后经历了数百年。大学职能的演变的源动力是什么?似乎只有回答这一问题才可能澄清现代大学的社会责任。否则,只要历史的车轮不停止滚动,关于现代大学社会责任的审视与探讨就不可能消停。显然,大学职能的演变是一个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等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要澄清现代大学的责任,首先应该厘定“现代大学”同历史上其他时期大学的边界,抑或可以称作“当代大学的社会责任”,然后考察现时代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的特点与影响,进而思考现代(当代)大学的责任。这似乎是一种探讨现代大学社会责任的有效路径。

本节课还进一步加剧了笔者对于另一问题的追问:高等教育与教育技术两个研究领的交集是什么?高等教育技术研究吗?如果是,它的具体范畴又是什么呢?EDUCAUSE似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回答这一问题的切入点,也许答案就蕴藏其中。

课上,龚教授认为“博士研究生的学习要敏感、灵活”,很有道理。“敏感”是发现问题一项重要品质,我们不仅要对学科研究的国际前沿、新近进展敏感,还要对相关领域、相关政策以及实践领域的新动向保持高度的“警觉”。如此,才有可能在学习研究中走在前列。此外,笔者以为无论是学习,还是研究,要学会先聚焦、再发散、再聚焦,定期调整焦距不仅能“细致入微”,还能确保正确的前进方向,不至于迷失。换言之,学习研究既需要广角镜头、又需要长焦镜头,不仅要望远镜,还要显微镜。

龚老师讲课的一大特点是语言颇具文彩,令人受益匪浅,比如本节课他提到了:“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仰望星空、关注脚下”、“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种了人家的田,慌了自己的地”、“关心则乱”、“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月影万江,万江月”。

<< 夕阳下的一次长谈 / 教育技术学专业人士的角色定位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hinwe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