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学录乔迁新址的通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鉴于“南学录”现址http://chinwee.bokee.com/[1]访问速度极慢,从即日起“南学录”搬家到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inwee025[2],欢迎大家访问。 感谢您对“南学录”的关注,真诚盼望您继续关注“南学录”。 特此声明。
前几日,听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周洪宇教授在南京大学谈2009年“两会”当中的教育热点问题,引发了笔者的一些思考。一、教育研究的价值取向周教授在报告中谈到当前我国教育的价值取向问题,即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之间的平衡与选择。笔者以为不仅教育本身存在价值取向的定位问题,作为优质教育的有效支撑,教育研究的价值取向同样值得我们深思。教育研究的价值在于什么?教育研究对于教育应该承担...
追风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你是风儿,可爱的风儿,你轻盈灵动;潇洒的风儿,你令人迷醉。你是风儿,令人情不自禁。于是, 有人不甘等待, 有人不顾一切,有人开始紧紧地追逐你,渴望迷醉,迷醉在你美妙的舞蹈里。你是风儿,因为你飘忽洒脱,追风,泛着气一种执着的气息;因为你飘荡在每一个角落,追风,也许会让我们看得更远;因为你的足迹遍布海角天涯,追风,也许会让我们走过不凡的人生。你是风儿,疾走天涯是你的品格。所以,追风,仿佛竹篮打水,也许注定一无所获。许多时候,追风,既令人激动,又伴随着伤感、失落。你是风儿,灵动美妙。却总有人渴望追风,为什么?静静欣赏你动人的舞姿,不是更好么?细细品味你美妙的歌声,不是更令人迷醉么?你是风儿,追不到,也追不起。我愿静静地沉醉,沉醉在你轻盈灵动的舞蹈里,愿你与我今生
前几天,听桑新民教授提到为纪念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在滇办学八年(1938年5月4日~1946年5月4日)的“三绝碑”,甚是感慨。此碑之所以谓之“三绝”在于闻一多篆额、西南联大中文系主任罗庸书丹、冯友兰先生撰写碑文,确实是一篇词采华丽行文工整的难得华文[1][1]。就文采而言,这篇碑文的最大特点是其将西南联大八年办学史置身于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加以审视,确实有种气吞山河的气势。另一方面,除了立足国内,碑文又能寰宇内外,从中西文明演化对比的视角定位西南联大在滇八年的地位与价值,刹那间让西南联大的独特历史地位与重要现实意义更加凸显。也许,立足历史,寰宇内外确实是全面、深刻认识事物的有效方式之一。纪念碑全文如下: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国家受日本之降于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芦
喜闻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期刊专业委员会29家会员期刊“为端正学风,营造学术研究与交流的良好氛围”[1][1]于2008年10月联名发出对今后发生的“一稿多投”现象及有关作者的应对以及处理通告,真是可喜可贺、大快人心。这不仅反映了教育技术界掌控学术舆论的媒体实权派下定决心遏制教育技术界学术失范现象、打击学术不端行为的决心,同时也是学术质量管理史上的一大突破与创新。相信不久的将来,教育技术学术界也许会出现学术界未有之“良好学术风气”。作为保障学术质量、规范学术道德的一大“创新措施”[2][2],教育技术界这一严打学术不端行为的期刊联盟,似乎有点20世纪初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向垄断资本主义经济转变之际出现的“经济托拉斯”的味道,暂且允许笔者称本次学术期刊联盟为“学术托拉斯”。与经济托拉斯阻碍
当借口成为一种习惯……What happen...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世界上有很多的东西可以改变一个人,理想、追求、知识、成就感、权力,甚至于金钱、地位和偶然的事件、遭遇,其中不乏巨大的撼动力量,激励人们勇往直前、不断超越。不过,笔者倒是觉得“习惯”当中也蕴含着很大的力量,所不同的是习惯的力量是潜在的,令人难以察觉。这一特点使得习惯的力量更显神秘。一个良好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习惯就好像一套外在的保障机制会无形当中促进一个人实现理想、走向成功。反之,一个糟糕的习惯可能会毁掉一个人美好的前程,甚至于健康。拿我自己来说,回想最近三个月来(或许更早一些)自己的习惯确实不敢令人恭维。仅撰写博客一项来看,就足以说明自己糟糕到什么程度了。如今,离上次更新博客已经有近三个月的光景了,想起来真是可怕!期间,有多少次自己声言要下定决心写一些东西出来
曲钦岳校长谈高等教育的八大问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2008年12月4日,南京大学前校长曲钦岳院士与南京大学教育科学与管理系的师生进行了一次有关高等教育的座谈会。笔者有幸参加了本次座谈会,一睹了曲钦岳校长的风采。曲校长虽已年过七旬,但言谈之中我们不难体察到他立足中国现实的强烈社会责任感,感受到他那一颗忧国忧民的拳拳之心。座谈会上,曲校长谨言慎行,谦和平实,除了提出当前我国高等教育的八个问题之外,便执意不再发言,理由是他因种种原因已经好久没读书了,只是思考了高等教育领域的几个问题,但还没想清楚,所以只想听大家谈,给他一些新思想。这种座谈笔者还是第一次参加,然而短短一个上午,却让我感受到曲校长超然的追求境界和卓越的个人魅力。曲校长在座谈会上提出了自己正在思考的八个高等教育问题,发人深思:1. 中国大学本科教育有什么好的东西?
前日,有幸聆听华东师范大学陈桂生教授谈教育学研究生的专业准备,可谓醍醐灌顶,堪称大师,令人大开眼界。何以有如此效果?暂不论陈先生演讲内容如何,单是他的演讲风格和形式就别具一格、刻骨铭心。计算机、演示文稿、投影设备作为信息技术发展的必然产物,几乎攻陷了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城池(教室、讲学厅)。无论上课或演讲,讲者必要准备内容丰富、图文声像并茂的讲义以增强讲演的效率和效果。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借媒体技术之力求高效教育之果。而陈先生却俨然一位说书先生,穿着朴素,手拿一本书走上台前,坐在一张长凳,便娓娓道来,开始了其演讲。整个演讲过程中,陈先生言辞风趣幽默、通俗平实,态度谦和,总是乐呵呵的,偶尔会翻开书找到一段精彩的例子或句子读给大家听听。或许这样的景象与当今现代化的
学科与领域之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学科,还是领域?[1][1]这一形而上的问题似乎在许多学科(领域),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都有过深入的讨论或争论,比如教育技术学、高等教育学、情报学、传媒学[2][2]都曾对自身作为一门学科的合法性展开过讨论。时至今日,关于这一问题探讨还一直在延续。何故?这一问题何以引起学者们的密切关注与广泛讨论?通观上述学科有关“学科—领域”问题的探讨,不难看出有关这一问题的讨论都隐含着一个方向性假设:对于一个“科学研究分支”(暂且允许笔者以此代称一门学科或一个研究领域)而言,“学科”头衔似乎要比“领域”这个名头来的高贵。因为所有研究分支都试图使出“浑身解数”论证自身所在研究领域作为一门学科的合法性,而不愿意仅视其为一个研究“领域”而已。既然如此,那么“学科”必有它独特的吸引力?是什么呢
夕阳下的一次长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1]自从我上了大学,由于要坐几个小时的车回家,所以不像以前那么方便了。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我才能回家一趟,在家和父母好好待上一段时间。然而除去和朋友、同学相处的时间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即使在一起,也只是吃饭、干农活的时候的一起,甚至和父母很少有一次真正的交谈。尽管无论父亲还是母亲对我的爱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譬如每每回家都做我喜欢吃的饭菜;譬如冬天母亲徒步二十多里路把棉衣送到我手上……或许对于天下很多父母而言,这些事儿都是及其稀松平常的,做儿女的也都习以为常了。但是对于我的父母,我自己究竟对他们了解多少?眼见着他们一天天老去,我对于他们的过去究竟了解多少?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真的对父母了解多少,直到有一年暑假的一个黄昏我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一点…

Chinwe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